BDSMMAN---亚文化字母圈聚集地,BSDM,DOM&SUB,S&M
在这里你可以做真实的自己

羞辱性语言在SM调教中的作用

羞辱
 
调教中不可能没有语言交流,主要表述为主对奴的言语羞辱。说到调教时的语言羞辱,很多的主都会认为很简单,而在网上被奴问到了具体怎么羞辱时,往往会不自信地回答一句,“要在临场环境中才讲得出来”。 
 
羞辱性极强的话语是自口中说出容易,还是在键盘上打出来容易,不是常骂大街的泼妇无赖心里都清楚,而且语言羞辱也不等同于只讲粗话,称得上是调教中极富挑战性的一项内容。
 
老夫子认为,语言羞辱应是主与奴之间的交流,不只是主对奴说侮辱性话语,奴也应该按主的要求随着说侮辱自己的话。想让奴能在语言羞辱中互动,主必须先对奴进行针对性的养成,让奴养成一种说侮辱性的语言习惯。
 
要以互动的方式在调教中实现语言羞辱,主要给她规定出一整套的羞辱性言语,让其在与主的交流中遵循规定的语境。 
 
具体一些地说,在性器官方面,要求她说粗俗性言辞,而在她表达自身生理渴求时,要求其用专用的侮辱性话语说出来,比如说,“自己想象”之类。结合她身体上的特点,可以形象地为她设定些专属称谓。比如她的臀部丰满或是胸部甚大,可以设定出“浪屁股”、“母牛奶”一类的名词。 根据她本身的爱好,也可以发挥性设定些称呼。
 
总之创意是无限的,而想实现这些语言带来的快感,自然不能忽略侮辱性语言习惯的养成。 对她羞辱性最强的言辞,或者是印象最深的话,要让她在GC时大声喊出来。具体什么样的话对她羞辱性最强,不同的奴都不一样的,具体的需要主人去认真挖掘。
 
比如之前老夫子认识的一个奴略有恋父情结,但在调教中她都难以说出来,而在控制她达到GC之后,却可以让她在享受的过程里大喊,“爸爸,我要GC了……”这样不但增强了她的奴性,而且给她带来了更大快感。 让她印象最深的话,基本上就让她向主人表忠心。比如说让她喊,“主人,感谢您赏赐我GC……”。在最兴奋的时候把对主人的感恩喊出来,无疑给她心头的烙印很深,而她在体验主人赏赐的同时,自然兴奋感也就加强了。
 
调教的间隙与休息时间,也可以用言语羞辱来增加情趣。聪明的主人会给她设计个情节,引领她进入情节用语言表达的方式意淫讲述。
 
刚接触不久的主,大多会以为语言羞辱等同于粗话骂人,随着了解的深入才会发现难度其实很大,而资深的主更是明白实际是一项极富挑战的调教方式。
 
人类发明语言就是交流的,调教过程中自然也少不了交流,只是交流的方式需要是对她的羞辱。真正的玩好了语言羞辱,调教的快感将会上升一个档次,自然也值得为此付出一定的努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