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现实调教中不可能没有语言交流,主要表述为主对奴的语言羞辱。

说到调教时的语言羞辱,很多的主都会认为很简单,而在网上被奴问到了具体怎么羞辱时,往往会不自信地回答一句,“要在临场环境中才讲得出来”。 羞辱性极强的话语是自口中说出容易,还是在键盘上打出来容易,不是常骂大街的泼妇无赖心里都清楚,而且语言羞辱也不等同于只讲粗话,称得上是调教中极富挑战性的一项内容。

个人认为,语言羞辱应是主与奴之间的交流,不只是主对奴说侮辱性话语,奴也应该按主的要求随着说侮辱自己的话。想让奴能在语言羞辱中互动,主必须先对奴进行针对性的养成,让奴养成一种说侮辱性的语言习惯。命令她自称为“母狗,奴儿”等等,便是这种语言习惯养成的一部分,但只能算是一种最简单的模式。要以互动的方式在调教中实现语言羞辱,主要给她规定出一整套的羞辱性言语,让其在与主的交流中遵循规定的语境。

具体一些地说,在性【哔】器官方面,要求她说粗俗性【哔】言辞,在性【哔】爱的动作上,要求她用下流的言辞表达,而在她表达自身生理渴求时,要求其用专用的侮辱性话语说出来,比如说,“骚【哔】B【哔】欠【哔】干”之类。结合她身体上的特点,可以形象地为她设定些专属称谓。比如她的臀部丰满或是胸部甚大,可以设定出“浪狗屁股”、“母牛奶”一类的名词。

根据她本身的爱好,也可以发挥性设定些称呼。比如有些M喜欢年长的主,可以规定她称呼“大【哔】jj【哔】爸爸”。另外在她能接受的基础上,还可以给她身边的人取一些侮辱性称谓。最通常的是大多已婚者能接受侮辱老公, 那可以给她的老公冠上“早【哔】泄的人、乌龟”一类的称呼。 每个主的爱好不同,每个奴的接受程度也不同,再加上地域性语言差别很大,每对主和奴的羞辱语言自然也不一样。不过有一点应该是相同的,让她要养成的侮辱性语言习惯,只是零星称谓是不够的,需要的是一整套的语境体系。

主要在了解奴的基础上想出尽量多的言词,并且在自身明确的前提下灌输给她,用说错要接受一定惩罚的方式,令她逐渐养成讲侮辱性语言习惯。既然是习惯就是需要在平素里养成,在日常的网络、电话交流中,一定注意让她坚持于侮辱性语境,这样也算是对“奴【哔】性”的一种积累。 上述这些算是基础铺垫,到了临场的现实中,想要充分享受语言羞辱的快感,还需要面对着很大的挑战。要用语言侮辱到她的内心自尊,主必须要考虑到她的年龄、身份、地位以及性格。当她跪在面前时,要让其先联想到平时的姿态,之后再对她当前的下贱样子进行描述,这样对其侮辱性才是最强烈的。在被调教兴奋时,也需要让她想到平素的姿态,之后对她如何淫【哔】贱兴奋的模样进行羞辱性描述

在插【哔】入的过程中,最好是让其能看到卑贱的姿势,同时对她的姿态、表情进行描述。简单骂一些粗话,对她的羞辱只是表层的,要实现对她灵魂上的践踏,必须要把侮辱性的言辞说得足够细致,这对于主来说需要下很大功夫。 在被调教的过程中,要她自己说出侮辱性言语,往往比在网上、电话里容易,因为此时已经处于了屈辱感带来的兴奋中。 要让她主动说侮辱性言语,具体的方式非常多。比如说捏着乳【哔】房时,让其说被捏的是什么部位,这个部位在主面前是做什么的;当其下体被刺激时,让她说什么感觉,下面的部位是做什么用的;当其跪在面前脸对jj时,让她说jj对她的意义,jj是对她做什么的……想在这种由她说出的语言羞辱中体验乐趣,前面说的整套的侮辱性言语习惯的养成非常重要,若之前没被培养出这种习惯,到了现实中是很难尽如人意的。

而为了更大的增强语言羞辱的快感,还可以加入一些更刺激的方式。很多已婚的奴是能接受侮辱老公的,其实即使平时不能接受,到了被调教中也是可以接受的,毕竟SM的一大快感来源就是屈辱感。在让她口【哔】交的时候,如果她说:“老公,我现在正在给主人口【哔】交,我现在没有穿衣服,跪在主人面前,下贱地舔着主人的【哔】jj,……” 命令她摆一个下【哔】贱的动作,如果她说,“老公,我现在正撅着屁【哔】股站着,我的腿叉开了,我只穿了高跟鞋扭动着身体,我的主人正坐在沙发上欣赏我的骚【哔】样……”上面的两个情景配上言语想来每个主人都会喜欢,而她在边做边说中自然也能体验到更大的兴奋,而即使她坚决不能接受涉及亲属,可以让她把头顺窗帘伸出窗外,把她正在做的动作告诉大街上的人。总之创意是无限的,而想实现这些语言带来的快感,自然不能忽略侮辱性语言习惯的养成。

对她羞【哔】辱性最强的言辞,或者是印象最深的话,要让她在高【哔】潮时大声喊出来。具体什么样的话对她羞辱性最强,不同的奴都不一样的,具体的需要主人去认真挖掘。比如之前我认识的一个奴略有恋父情结,但在调【哔】教中她都难以说出来,而在控制她达到高【哔】潮之后,却可以让她在享受的过程里大喊,“爸爸,我要高【哔】潮了……”这样不但增强了她的奴【哔】性,而且给她带来了更大快感。

让她印象最深的话,基本上就让她向主人表忠心。比如说让她喊,“主人,感谢您赏赐我高【哔】潮……”。在最兴奋的时候把对主人的感恩喊出来,无疑给她心头的烙印很深,而她在体验主人赏赐的同时,自然兴奋感也就加强了。 调【哔】教的间隙与休息时间,也可以用言语羞辱来增加情【哔】趣。聪明的主人会给她设计个情节,引领她进入情节用语言表达的方式意淫讲述。比如大多奴有渴望被轮【哔】奸的念头,主可以说她独自走在大街上,被三个男人劫持走……剩下的话让她自己讲出来。

或者让她讲述和别人的性【哔】经历,让她说被别人是怎么插【哔】入的,怎么被摆弄的乳【哔】房和下【哔】体,同时做出当时的动作来…… 刚接触不久的主,大多会以为语言羞辱等同于粗话骂人,随着了解的深入才会发现难度其实很大,而资深的主更是明白实际是一项极富挑战的调【哔】教方式。

人类发明语言就是交流的,调【哔】教过程中自然也少不了交流,只是交流的方式需要是对她的羞辱。真正的玩好了语言羞辱,调教的快【哔】感将会上升一个档次,自然也值得为此付出一定的努力。